云天动态

矿山藏功名 身边张富清——记身经淮海诸战役老英雄葛有贵
2020年04月20日浏览量:875

矿山藏功名 身边张富清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共和国70年的年轮上镌刻着祖国每一步前进的光荣与梦想,也见证着一代人抛洒热血的青春和年华。和张富清一样,葛有贵深藏功名,从未向人们提起关于战争的任何事情,很少人知道这位91岁的老人也是一名革命战争的功臣。

(现年91岁的葛有贵

 

       2017年,中央电视台记者打电话到云南电视台寻找一位革命老兵葛有贵,恰巧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是葛有贵的四女儿,追问父亲缘由才揭开了葛老曾经的红色岁月,后辈们才有幸见到那泛黄的《立功喜报》和几枚奖章。进入葛有贵的家,屋内干净整洁,物品摆放规整。91岁的葛有贵精神矍铄,声音洪亮,和蔼乐观,看起来像是70多岁。葛老天天坚持锻炼身体,闲时看看书、写写字,人很健谈,非常亲切随和。

       “葛”命老兵忆峥嵘岁月,革命意志坚定闪耀。

       葛有贵1929年9月出生在河南许昌长葛县,家中有兄弟4人,排行老二。1948年3月参军,1949年6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这一生出生入死,参加过宛东和宛西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两广战役、西昌战役及滇西剿匪等战斗。葛有贵在大大小小的战役里共立过1个特等功,4个大功,2个三等功,并多次获得过优秀共产党员和云南先锋等称号。当问及为何参军时,葛有贵爽直说“想要吃饱饭活下去。”那个年代的河南省遭遇了许许多多的天灾人祸,境内连续出现了水灾、旱灾、蝗灾,百姓们的生活只能用一个“苦”字形容。“1948年11月6日到12月15日,40个日日夜夜的持续行军作战,消灭了国民党蒋介石最大的战略军团——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刘峙亚博体育官网登录军被消灭在淮海地区。”打开葛有贵黑色的笔记本,第一页就看到了他写的“淮海战役”,字里行间对战役的描述很清晰,文章记录的主要是他在战斗中的两次重要经历和感受。在淮海战役中,葛有贵是中原野战军第十一旅卅二团特务连的一名士兵。“我经历的淮海战役共打了55天呢,河南是平原没有山,一个多月就在在那冰天雪地里挖战壕,和敌人进行战斗,吃饭都成问题,有饭就吃没有就饿着肚子。”回忆起当年惨烈的战争,葛有贵倍觉痛心。由于敌军设立了坚固的堡垒防线,不适宜对其发起总攻,针对敌军的布防,我军临时组建了一支由100多名战士组成的突击队,葛有贵也是其中一员。他们抱着坚定的信念,秘密前进对敌军的防线发起突击,但在行动中却被敌军发现导致行动失败,“我们一个连有137人,几分钟的时间大部分战友都牺牲了。敌人不仅用机关枪扫射,还投放燃烧弹,许多战友都是被活活烧死的!我是个电话员和剩下的10余人幸存了下来。炊事员烧好了饭等着战友们回来吃饭,但是100多人都没能回来,炊事员们大哭,做的饭没有人吃了......”葛有贵不愿意提及关于战斗的事情,他说经历过残酷的战争,面对许许多多死去的战友,谁又能为他们去说话呢?都过去的事了提起就很难受。“千千万万的人都牺牲了,他们什么都没有了。我既是幸存者也是幸运者,我们不能忘记他们。过去的事情实在是难回忆,很不愿意和谁讲起关于战争的故事,那些牺牲的战友们都回不来了。”再忆战争往昔,葛有贵神色悲伤,声音哽咽。

建设滇西巩固国防剿匪立功喜报及葛有贵年轻时军装照

 

       淮海战役之后继续南下,要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葛有贵跟随部队到了西昌。西昌是国民党在大陆统治的最后一座城市,胡宗南在这里建立了反共基地。葛有贵所在部队1800多人一路追击胡宗南,10天9夜没有休息。“追踪胡宗南时,战斗依然很艰辛、艰苦,很多战士们连鞋子都没有,赤着脚行军,疼得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将床单撕成一绺一绺的缠在脚上包裹起来继续行走。战斗中,路上有很多受伤战士和走不动路停下的士兵,为保障行军队伍的稳定,还专门设置了一个收容队伍负责收治这些战友。”葛有贵回忆起当时的战事场景情绪澎湃,“我有一个战友也是河南人,叫王平胜,他家里有个老母亲,还是个瞎子,他很挂念母亲,说等全国解放的第二天他就要回家看望他的老母亲,去好好地孝敬她老人家。可是没有等到战争结束他就牺牲了,孝敬母亲的愿望也没有如愿。”葛有贵说起他的战友时再也难掩伤心,红着眼眶低头不语。1949年年底广西战役之后,解放战争进入了尾声,葛有贵紧跟随部队一直打到了云南,在大理宾川县那一仗,他们三连的连长在这场战斗中也牺牲了。

葛有贵与妻子的结婚照

 

       “有”爱民之念驻扎边疆西陲,谱写青春芳华。

       经过宾川一战后,部队继续往滇西南方向行进,到了临沧耿马才驻扎下来。新中国成立以后,昔日战场上英勇杀敌、甘洒热血、奋不顾身、保家卫国的场面依然历历在目,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葛有贵并没有回家乡,而是听从组织安排,无怨无悔扎根边疆,与部队的战友们积极投身到当地的社会建设和经济发展工作中,在耿马一扎就是14年。初到耿马,部队没有住处,所有战友都是住在老百姓家里,到了1953年以后部队才有了营房,“部队纪律严格,有时候没有住的地方也不能扰民,就睡在大马路边。耿马的大米太好吃了,一颗颗长长的,吃起来很香!”

       1954年1月至1956年10月,葛有贵进入昆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学校学习并顺利毕业。毕业期间,26岁的葛有贵在美丽浪漫的翠湖边,与妻子相知相识相恋,翻看老照片,葛有贵的妻子年轻时真正是一个大美人。他与妻子共育有5个女儿,女儿们都非常孝顺,大女儿退休后从北京回来昆明专职照顾着二老。谈话中,葛老还特意谈起了与妻子相识的往事。因耿马是傣族佤族自治县,有少数民族保护政策,并不允许军人与当地姑娘结合,所以在学习期间就经战友的同学介绍认识了妻子。“为了支持我的工作,妻子付出了许多。与我结婚后,她就放弃了昆明的生活辞了医院护士的工作,跟着我去了耿马,过了很久回到昆明才又重新进入医院工作,从此我们就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那些年,在孟定乡工作任务也多,家里的重担完全落在妻子一人肩上。有时候一年或者两年才回昆明探亲,回来后小孩都不认我了,不亲近我......”葛老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规律生活作息和饮食。白天常去门房那里看书看报,在天气好外出锻炼的时候,葛老都会牵着老伴的手下楼去院子里,安置好老伴在一旁坐着,自己就开始锻炼,结束了锻炼又牵着老伴慢慢地走回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许就是他们这样的吧。

       “贵”有为民服务之心,淡薄名利融入平凡生活。

       “人活着不能只想着炫耀自己有什么资本,想起那些为国家牺牲的人,他们什么都没有了,名利那些虚浮的东西都不重要。”在部队时,葛有贵时任团副政委职务,他从不将自己的功勋讲与外人听,也没有拿着曾经的战功去争取更好地职务,而是把卓越功勋都埋藏于心底,永远铭记着牺牲的战友,默默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1979年转业后葛有贵来到了海口磷矿,后又到了亚博体育官方平台厅老干部局工作直到退休。他在海口磷矿工作期间担任副矿长职务,那个时期的海口磷矿各方面条件比较艰苦,缺乏设备物资,很多开采作业和工作都要靠双手完成,但相比战争年代食不果腹的经历,工作环境已经很优越了。“那种饥饿的感觉我深有体会,抗战胜利了,人民翻身做主了,不能再让职工们继续我们那样的苦日子。”面对困境,海口磷矿发动干部群众建言献策,积极想办法广开门路渡过各种难关,葛有贵也带领职工们养猪养羊开办养殖场,让大家通过劳动自给自足,不再担心吃不上肉。矿山美矿山工人的心灵更美。为了编织磷矿工人继续追梦之心,营造一个温馨舒适的居住环境,葛有贵率领职工大力开展植树种花种草绿化矿山活动,努力扮美矿山为矿山增添鲜艳和绿色,让矿山充满勃勃生机。“你们要铭记历史,现在生活的各方面很好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记住那些为国家付出宝贵生命的战士们,但铭记历史并不是要重蹈饥肠辘辘食不果腹的日子,更不是为了憎恨和仇恨,而是要知道,国家一定不能落后,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会被侵略,年轻后辈们要更加努力地建设国家,国家强大了才能更好地保护老百姓。”几十年过去了,昔日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浴血奋战的老兵,始终存有一颗为民服务的革命红心,尘封往事铭记战友不忘初心,国家和平了不争不念,默默隐退无私奉献。2019年9月,葛有贵获得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一排居中为战斗英雄刘子林,曾任太行军区武工队小队长、连副指导员、副连长,

晋冀鲁豫野战军连长,第二野战军副营长。一排右一为葛有贵

 

       (后记)记忆需要后人去慢慢开启,葛有贵就是我们身边的张富清,他的革命战斗经历和英雄事迹不能被历史埋没和遗忘,人们在远离硝烟的同时,似乎也淡化了军人战士的热血英雄形象。公司企业文化建设涵盖讲述磷都故事,旨在将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有纪念意义的人、事和物通过记录的形式,将他们过去的奋斗经历,总结、整理、分享出来,形成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新时代的磷都追梦人不忘初心、奋发进取。同时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英勇捐躯的先烈致敬,也向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而奋斗的革命者、奉献者致敬。(文/图  李甜甜)